十大名劍: 世界三大名刀之日本刀 十大名劍第一劍 軒轅劍 十大名劍第二劍 湛盧劍 更多 | 上古神獸: 橫公魚 夔牛 畢方 精衛鳥 更多 | 上古十大魔神: 水神共工 星神夸父 遁神銀靈子 旱神女魃 魔星后卿 更多

社稷之神——(二)僭神之戰

本文小編:《神話迷》
(二)僭神之戰


  原來,在人類因為自相殘殺和腐敗墮落而被創世主再次毀滅,太陽和月亮還沒有浴血新生的時候,新造的人群中出現了一個狂妄自大的人,他的名字叫做卡基斯。
  他經常這樣說:
  “我是世界上最尊貴的!我就是太陽,我就是月亮。我的光芒會普照大地。有了我,人類才能行走和生活。我的眼睛像翠玉那樣閃光;我的牙齒像寶石那樣明亮;我的鼻子光芒四射,像月亮一樣。我的寶座是金銀鑄成。我坐在上面外出的時候,天下便一片光明。對人類的子子孫孫來說,我就是太陽,我就是月亮,我早已有了預見。”
  其實,卡基斯什么也不是,他既不是太陽,也不是月亮。他的目光只能看到地平線,卻看不見整個世界。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帶著“宇宙之心”的諭旨來到他們出生以前,不知名的過去的那個遙遠的國度。
  他們倆商議說:“咱們試著在他吃飯的時候,用吹箭筒打他幾下,讓他得病,毀掉他所夸耀的一切財寶,讓他的什么翠玉呀,寶石和一切在他引以為傲的東西統統都見鬼去罷!看他還有什么可吹噓的!”說罷,他們便扛著吹箭筒就上路了。
  卡基斯有一棵大樹,他每天的食物就是這樹上的果實。他每天都得爬到樹上采果充饑。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知道了以后,就在大樹底下躲藏起來,準備襲擊。


  一夭,當卡基斯出現時,烏納普一箭吹去,正好擊中他的鄂骨。卡基斯痛得大叫一聲,從樹上掉了下來。這時,烏納普撲過去,想擒住他。不料,卻被卡基斯擰下一只胳膊。
  卡基斯拿著烏納普的一只胳膊,捂著臉回到家中。
  “你怎么啦?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竟敢惹你?”卡基斯的老婆琪瑪爾問道,她有些吃驚,因為丈夫在她眼里是無所不能,刀槍不入的。
  “還不是兩個巨魔用吹箭筒把我的顎骨打壞了?打得連頭都搖晃了。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還不是被無比尊貴神力無雙的我擰下了一只胳膊。我要把這只胳膊架在灶上燒烤,看這兩個魔鬼還不立刻滾過來上門投降!”卡基斯一邊吹噓,一邊把烏納普的胳膊掛了起來。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謀劃了一陣以后,就去找來白發蒼蒼的老頭兒基寧亞和他年邁的妻子基寧瑪奇。兩位老人的背已經駝了。小伙子對他們說:“請你們陪我倆到卡基斯那里要回我們的胳膊罷!我們就跟在你們后面。你們可以對卡基斯說:‘陪我們來的是我們的孫兒,他們父母雙亡,所以總跟著我們四處乞討。我們什么也不會干,只會治牙蟲!’這樣,他看見我們只是孩子就不會在乎啦。其他的,等到那里看情形后,我們再給你們出謀劃策。”
  “好吧!”兩位老人爽快地答應,他們的確有些想有兩個這樣機靈的孫子,哪怕只是扮演的。
  兄弟倆跟在兩位老人身后,一面走,一面玩著游戲。一到卡基斯的家門口,就聽到他的鬼哭狼嚎聲。
  卡基斯看見老人和隨行的小伙子后問道:
  “老人家,你們從哪兒來?”
  “尊敬的主宰,我們是沿路討飯的。”
  “跟在你們身后的是你們的兒子?”
  “不,主宰大人,他們是我們的孫子。因為可憐他們父母早亡,所以總帶著他們。”
  聽到老頭子開口一個“主宰”閉口一個“主宰”,卡基斯的心里早就樂開了花,哪里還想其他?只是他牙痛得要命,連說話都十分困難。聽到老頭子說到“可憐”二字,不由得被觸痛內心的憤恨,他冷笑著說:
  “哼,可憐?你們還是可憐可憐我吧。你們既然走過不少地方,而且身體都這么健康,一定會治病羅?”說完這些話,他不由得有些佩服自己的思維敏捷。他似乎看到了一線希望似的期待著老頭的回答。
  “噢,我們別的什么也不會,只會治牙蟲,看眼病,整整骨頭什么的!”
  “好極了!你們就給我揉揉骨頭,治治牙吧!這臉痛得我整天不得安寧。哼,這全是那兩個魔鬼作祟,我要把他們……哎喲。”話未說完,他又捂住了痛得發麻的嘴巴。
  “好吧!主宰大人!哎呀!”老頭子擺弄著卡基斯的下巴,故作驚訝地說,“恐怕得把這牙給拔掉,安上新牙才行!看,它都被蟲弄得直搖晃呢!”說著把卡基斯的牙搖了搖,直痛得卡基斯嚙牙咧嘴,半晌才開口道:
  “別!只靠著這付牙和眼睛,我才能做主宰的!”
  “我們用最好的金剛鉆,做一付比寶石還好的新牙給你安上總沒關系吧!”老人解釋說。其實,只不過是幾粒擦得發亮的白玉米粒。
  卡基斯也沒細想一個乞丐老頭哪來的金剛鉆,就狠狠心說:
  “那好吧,哎喲……快……快安了吧!”
  老人替卡基斯拔了牙,安上玉米粒,看起來比原來的牙還要亮。只不過,卡基斯臉上原先的那股神氣減了幾分。接著老人又給他治眼,把他的眼珠子也取了下來,就這樣卡基斯的所有財寶就全完了。可他什么也沒感覺到,只是睜著空洞無神的眼睛呆望著。老頭趕忙又替烏納普安上失而復得的胳膊。
  卡基斯不久就這樣咽了氣,他的老婆也跟著死了。這時,卡基斯的兩個兒子齊巴納和卡布拉岡還很小,而且沒有什么惡行,烏納普兩兄弟沒忍心下手,所以只完成了一半的使命就走了。
  誰知這一走,卻給他們留下了無窮的后患。話雖如此,不過,誰會傷害兩個尚無惡行的小孩子呢?盡管他們身上流淌著邪惡的血。日后的事自然得按日后法則去處理
  卡基斯的兩個兒子終于長大成人了,但他們并未從自己的父親身上吸取教訓。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卡基斯的狂妄在他的兩個兒子身上又復活了。
  齊巴納經常說:“是我創造了天下的崇山峻嶺。”
  在一次長途跋涉,四處宣揚自己的“蓋世功德”之后,齊巴納跳進路邊的一條河中洗著澡。他看見圖蘭城的四百兄弟正拖著一棵樹從路上走來。顯然,這是他們砍來準備做房梁用的。齊巴納從水中走上來對他們說:“小伙子們,你們干什么呢?”
  “我們沒辦法把這根樹干抬起來,扛到肩上,所以只好拖著走。”他們答道。
  “要扛到哪兒去?有什么用嗎?”
  “我們要蓋房子,用它作房梁。”
  “哦,讓我來幫你們扛吧!”說著,齊巴納一手便把大樹干拎起來,扛在肩上就走,一直把它送到四百兄弟的家門口。
  “你從哪兒來,有父母嗎?”四百兄弟問道。
  “他們已經成了天上的太陽和月亮。”齊巴納狂妄地指著天空,說得跟真的一樣驕傲。
  “哎,你的力氣真大!”四百兄弟嘆道,仿佛有些向往地說。
  “那是自然!你們看,那些崇山峻嶺都是我一手創造的!”齊巴納狂妄地說,橫飛的唾沫濺得四百兄弟滿臉都是。
  “你就留下來跟我們住在一起吧!”四百兄弟有些熱情地過分地說。
  “當然好羅。”齊巴納回答。他非常希望四百兄弟能為己所用。
  倒真是應了那句古話:惡人自有惡人磨!
  心胸狹隘的四百兄弟又豈是省油的燈,他們這會兒也正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呢!他們濟濟一堂,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商議開了:
  “他一個人就能把那么重的木頭舉起來,咱們四百兄弟還有什么好混的!不行,在這塊地頭上,只能我們說了算,不能聽他擺布!我們得整死他!”
  “……我們可以先挖一個很大的洞,然后請他下去幫我們挖土,之趁他在里面挖得起勁,彎腰取土的時候,咱們就……”說到后面,他們神秘地交頭接耳起來,最后,又都不約而同地拊掌大笑起來……
  第二天,四百兄弟挖了一個很大根深的洞、然后裝出很無奈的樣子,在洞沿上唉聲嘆氣起來。正好,齊巴納走了過來,看到四百兄弟個個愁眉苦臉,不由得好奇地詢問了事情的原委。四百兄弟央求他說:
  “你的力氣大得連高山都能造,不如幫我們下洞挖土吧!我們實在夠不著了!”
  “好吧!”齊巴納說著就下到洞里挖起上來。
  當他在下面挖洞的時候,四百兄弟不時地問一下:“你已經挖夠了嗎?”
  “還淺著呢!”他在洞里回答。其實,齊巴納早已知道了四百兄弟的詭計,只不過,他想露一手給他們看看,試試能否鎮住他們,收服他們。但他還是防著一手,怕他們等得不耐煩會立即下手,所以他在下面朝洞的一邊橫向挖洞,以防萬一。
  “你挖到哪兒了?”四百兄弟又問。
  “我還在挖呢!等挖到足夠兩個我這么深的時候,再喊你們。”齊巴納在洞下邊挖邊說著。四百兄弟心想那可再保險不過了,便耐心等了起來。
  最后,齊巴納在洞下的橫洞里躲了起來,萬無一失時,向上面喊道:“已經夠深了,你們下來取土吧!”
  這時,四百兄弟用力把準備好的巨石和大原木推了下去,發出震耳的響聲。
  “哦!成功了!”四百兄弟歡呼雀躍著說,“三天之后,我們就可以為新居落成痛飲一場了。明后天,我們再去看看,地下的螞蟻是否帶來他腐爛發臭的消息。要真是如此,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開懷痛飲了。”
  齊巴納在洞下聽見了他們的談話。第二天,一群螞蟻在木頭底下鉆來鉆去,其中一些還銜著齊巴納的頭發,另一些叨著齊巴納的指甲。
  四百兄弟看見之后高興地說:“那家伙已經死了!我們可以開懷暢飲了。”
  其實,齊巴納還活著,而且四百兄弟也知道他還活著,他的那些并未帶者惡臭的指甲和頭發又豈能騙過這些精靈古怪的家伙呢?這回反而倒是齊巴納被四百兄弟蒙在鼓里了。
  到了第三天,四百兄弟在新居里開懷暢飲到半夜,才漸漸沒有了聲音。齊巴納以為四百兄弟全都醉倒,便爬出洞來準備收拾他們讓他們為自己效命。他美滋滋地大搖大擺來到四百兄弟的新居。誰知,進去一看連四百兄弟的影子也沒有,不由得一愣!正在他苦思不得解,暗呼上當時,屋子塌了下來,若非他逃得快,恐怕真的死定了。
  死里逃生的齊巴納見四百兄弟早已逃得無影無蹤,不由得心頭火起,他把自己的精血化成一個帶著美麗羽毛的小絨球拋向圖蘭城的方向,并惡毒地詛咒四百兄弟死于自己的兄弟之手!(由這里引出的一段故事將在下一章“戰神”中講述給大家聽。)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兄弟倆聽到四百兄弟死于齊巴納的詛咒的消息,非常悔恨、惱怒。事情到了這種程度,是他們所沒有預料到的,也勾起了他們的除惡殺盡之心。
  齊巴納天天都到河邊去捕魚捉蟹,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吃。白天,他到處找吃的,晚上就躺在山坡上睡覺。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從森林里采了幾張棕櫚葉,做了一個很大的螃蟹。蟹腳是用小樹枝做成的,蟹殼是用石頭做的。然后他們把這類似大鳥龜的東西安放在梅亞岡山腳下。
  把這一切安排妥當以后,他們到河邊找到齊巴納。
  “小伙子,你在那兒干嘛?”他們問齊巴納。
  “我哪兒也不去,只是在這里找我的食物。”齊巴納回答道。
  “哦,你的食物是什么?”
  “魚和螃蟹,但這里,我一只也沒找到。從前天起,我就一直沒吃東西,肚子餓得真難受呀!”
  “那邊的山窩里有一只大螃蟹,我們在捉它的時候被它咬了一口,到現在還心里怕怕的。不然,我們早把它捉住吃掉了。”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一唱一和的說。
  “你們說的都是真的?那么能否給我帶路呢?”齊巴納高興地說。
  “不用了吧!就在那個山窩里,你自己一個人去也會找著的,穿過這條河就可以到達那里,大螃蟹說不定還在溝里走動呢。到了那里,你就會看見的。”
  “就有勞你們給帶個路吧,畢竟你們比我更熟悉那里的路徑。再說,我也知道哪里會有鳥兒和小鹿,呆會也可以帶你們去找。”齊巴納說。
  他的哀求似乎打動了兄弟倆,他們終于讓步了:“你真的可以捉住它?我們可只能幫你帶帶路,別的忙可就幫不上了!”
  “這還用說,我連大山都能造得出來,何況一只小小的螃蟹!”齊巴納自負地說。
  于是兩兄弟陪同齊巴納來到了山腳下。那里正躺著一只大螃蟹,從草叢里露出五顏六色的蟹殼。
  “哇,真是太好了。”齊巴納欣喜若狂地叫著,“我真想一口把它吞下去,我簡直快餓瘋了。”
  他試著匍伏著往螃蟹的方向爬去。可是螃蟹卻爬到山背后的溝里去了。于是,他又走了出來。
  “你也沒捉住?”他倆故意問他。
  “沒有,它往山溝里去了,只差一點就被我捉住了。不過,我還是會捉住它的。”齊巴納說罷便走進了山溝。可是,他前腳剛踏進山溝,大山就轟然倒塌下來。把他埋在了山溝里,泥土和石塊一直堆到他的胸部。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就這樣把齊巴納變成了梅亞岡山腳溝里的一塊巨石。
  第三個自命不凡的人是卡基斯的第二個兒子卡布拉岡。他常常說:“我要推倒所有的崇山峻嶺。”
  他不禁真的這么說,而且還真的這么去做了。
  他現在就正在聚精會神地搖撼著一座山峰。他只輕輕地一跺腳,高大的山梁就從腰折斷。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遇見了他便問道:“小伙子,你要到哪里去呀?”
  “我哪兒也不去,沒看見我正忙著撼動山峰嗎?我要把它們全部推倒。”卡布拉岡回答。
  卡布拉岡接著問兩兄弟:“你們是誰呀?來這兒做什么?來沒有見過你們!”
  “我們這樣的窮流浪漢哪來的名字?別人都叫我獵人和吹箭手。我們整天都在山里游蕩。在天空發火的地方有座高山,都快頂到天了,就如同是天的柱子一樣,在那里,我們什么獵物都沒有得到,真是恨透了那里!”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說。
  “真有這么高的山?若能把它推倒,豈非可揚名天下。”
  “真的,就在太陽升起的方向。”
  “好,有勞二位給我帶路!”
  “你真的能把它推倒。”
  “反正我有的是力氣,還怕推不倒它!”、
  “那好罷。”
  就這樣,兩兄弟帶著卡布拉岡邊走,邊用吹箭筒射鳥,只是這次不同,他們既沒有泥丸也沒有用竹箭而是吹口氣就打下了鳥兒。卡布拉岡對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一會兒,兩兄弟就堆起了篝火。在鳥兒的身上涂上白灰,然后放在火上烤了起來。鳥兒被烤得焦黃焦黃的,直冒油,散發出的陣陣香氣,把卡布拉岡弄得直流口水,不斷地用舌頭舔著嘴唇,恨不得一口把烤得香酥美味的鳥兒吞下去。
  “你們的食物是什么?真香啊,給我一塊吧。”他忍受不住誘惑,對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說。
  兩兄弟把那只烤好的鳥兒整只都給了他。等他一吃完,三人又繼續趕路。等他們走到太陽升起的那座高山腳下時,卡布拉岡覺得四肢乏力,頭昏眼花,哪還有力氣推動大山呢?等他開始明白這一切都是那只涂著自灰的小鳥在作怪,已經晚了。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已經毫不費力地把他捆了起來:把他的手綁在背后,兩只腳綁在脖子上,就活像一個大肉球。然后把他扔進深溝,活埋了。
  烏納普和伊斯布蘭克兄弟就這樣完成了“宇宙之心”交待的第一項使命,在一片光明和美樂之中,漫步走上了天空……

《神話迷》http://www.xqmnpm.tw/ 分享你心目上的神話!

? 2016 神話故事網 | 民間傳說 世界神話 宗教典故 上古傳說 古文典籍 周公解夢 中國神話 網站地圖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